在推行“台独教育“上,蔡英文比李登辉、陈水扁更险恶

在推行“台独教育“上,蔡英文比李登辉、陈水扁更险恶
蔡英文(资料图 图源:中时电子报) 蔡英文当局自2018年以来强行通过新版高中历史教科书,将“中国史”纳入“东亚史”框架,并大幅压缩“中国史”课程。今年9月,这一被两岸学界公认为推动“台独教育”而炮制出的历史教科书匆匆进入课堂,由于其混乱的体系、错漏百出的内容和扭曲的价值导向,引起台湾学界和教育界的强烈不满。他们呼吁全社会共同反对“去中国化”历史教科书,不再让其毒害台湾学子。 “台独”教科书发展脉络情况如何,其对两岸关系危害怎样,如何应对“台独教育”?日前,本报专访了自李登辉时期以来就一直关注和揭露“台独”教科书真相的台湾著名史学家、台湾暨南科技大学荣誉教授徐泓。 在徐泓教授看来,现在的台湾岛内,很难有一股力量能阻止和抗衡蔡英文和民进党推行“台独教育”。不过,徐泓同时也表示,“虽然阻止不了,但可以想办法破解它。” ■台湾社会国族认同混乱,始于李登辉主导的《认识台湾》 “今天的台湾社会,在‘台独’势力操弄下国族认同严重混乱。”作为长期反“台独教育”的爱国人士,徐泓看到今天台湾社会撕裂,族群对立,国族认同混乱可谓五味杂陈,“1995年以前的台湾社会,大家还在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荣,以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为骄傲。” 徐泓说,1945年,台湾光复。当时的国民政府在台湾实行去殖民地化的“去皇民化”和全面“中国化”的政策,台湾1995年之前的中学历史课纲就是配合这一政治发展的教育机制。 1954年,为了进一步消除日据时期在台湾实行的“皇民化”教育,台湾当局的编译馆即聘请台大、台师大教授编写标准本历史教科书——初中中国史、初中外国史、高中中国史、高中外国史。明订历史科的教育目标有四大项:一是明确了中华民族的演进及各宗族间的融洽与相互依存关系。二是明确了中国历代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变迁等趋向,特别注重光荣伟大的史实,以启示复兴民族的途径及其应有的努力。三是明确了世界各主要民族演进的历史及其相互影响。四是明确了世界文化的演进及现代国际大势。其后3次修订课程,教学目标均没有变动。 但是因为初编本内容丰富、篇幅较多,中学老师每每抱怨教不完,后来因此数度删节。1965年,台湾实施九年义务教育,初高中历史课本并未大作更张,只是高三增设中国与外国文化史课本。其后虽有更张,但课程标准基本不变。这种历史教育虽为国民党当局服务,但培育青年学子的中华民族史观。 因此,今天台湾大多数读这种历史教书长大50岁以上的人认同中国和中国文化,这也为两岸同为一个中国奠定了文化基础。 然而,1986年台湾解严后,社会与文化摆脱威权束缚,朝向多元化发展,原“部定”标准本教科书遭到严重挑战,反对的声浪节节升高。 尤其是1996年,就在李登辉连任台湾当局领导人后,突然开始对历史课纲的“变革”。他要求新课程纲要按照“台独”学者杜正胜“同心圆史观”(台湾、中国、亚洲与世界),即初中历史课以台湾为学习历史的起点,一年级新生教台湾史,二年级教中国史,三年级教世界史。“不同于以前的台湾史在中国史内,本次新课纲中,台湾史首次被从中国史中抽出来,单独建立一个台湾史脉络,台湾史不再是中国的地方史或地域史,台湾是历史的圆心。”徐泓说。 与此同时,李登辉更成立社会篇编审委员会,并让杜正胜担任社会篇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,许雪姬、黄秀政、吴文星、张胜彦等台湾史学者则负责“历史篇”的编写。1997年,由李登辉主导、杜正胜直接参与炮制的《认识台湾》正式出版。这部《认识台湾》否定台湾与大陆自古以来的联系,把十七世纪的台湾历史说成是“国际竞逐时期”,把清朝管理台湾说成“清领”,否认其正当性和合法性,为“台湾回百年史乃外来政权入侵史”的“台独”史观张广之本。 书中并大肆吹捧日本殖民统治对台湾近代化的“德政”,宣扬日本殖民统治的“治绩”。并且掩饰和淡化日军侵占台湾大肆屠杀台胞的历史,改称日本侵占台湾的50年统治的“日据”为“日治”。书中还强调:原住民、闽南人、客家人和外省人台湾族群分类意识,淡化台湾人与中国人的血缘关系,把“台湾”重新定义为包括澎湖和金门、马祖的“命运共同体”,灌输“台湾主体意识”,与大陆对抗。 “而《认识台湾》对台湾青年学子的国族认同影响甚大。”徐泓介绍说,台“中研院”经济所杨子霆等学者曾研究《认识台湾》课本使用前后学子的国族认同变化,结果发现,使用《认识台湾》课本的1997年确实是台湾国族认同发生重大逆转的一年,“本省族群学生,由于家庭、邻里关系或者社会氛围影响,本来就存在的台湾认同,因此此书而加深;而受父兄影响,一向认同其大陆乡土的非本省族群,却也因此书改变了认同。从此,省籍不再是判别国族认同的标准。” 陈水扁(资料图 图源:台媒) ■陈水扁两次修课纲让“台独史观”公开登堂入室,台湾青少年彻底被“洗脑” 如果说李登辉的“台湾主体论”搞乱了台湾民众的国族认同,那么陈水扁时期两次对课纲的修改,则让台湾青少年被彻底“洗脑”,“台独史观”堂而皇之进入课堂,“我是中国人”成了台湾人的忌讳语。 据徐泓介绍,2000年陈水扁和民进党主政后,进一步落实杜正胜的“同心圆论”,继初中《认识台湾》台湾史独立成册之后,高中历史课本的台湾史也脱离中国史,独立成册,甚至还进一步将明代中期以后及清史、民国史全部并入世界史讲授。这完全是配合民进党“一边一国”的做法。2003年,这份课纲刚一公开,就受到学者、“立法委员”及媒体抨击,原召集人因此辞职,课纲修订暂停,该课纲后被称“95暂纲”。 2004年,陈水扁再度当选,立刻任用杜正胜为教育部门负责人,重新推动课纲修订,该课纲仍坚持把台湾史独立出来,而且将台湾史、中国史和世界史的比例,从1:2:1改为1:1:1。将台湾史分为“早期台湾”“清代的长期统治”“日本统治时期”“当代台湾与世界”四个部分。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只有50年的时间,却在此草案中占了四分之一部分,且美其名曰“日本统治时代”。 2006年,根据此纲要的各种版本高中历史教科书开始进入台湾市场。这些教材依据纲要撰写,经过支持民进党的学者主导的审查会审定,落实民进党“去中国化”的政策。在杜正胜推动下,台当局继续修订课纲。于2008年通过新课纲,预定2009年8月到2010年7月开始施行,称“98课纲”。 2007年,杜正胜还委托台湾历史学会推动《海洋教育与教科书用词检核计划》,以课文用词应该“中立”为由,对教科书“不当用词”进行检核,不但将其中诸如“中国人崇敬祖先”须改为“汉人崇敬祖先”等去“中国化”表述,还否定《开罗宣言》的条约地位,将“旧金山和约”和“中日和约”首次纳入高中历史课本,以突出体现“台湾地位未定论”。 徐泓认为,“98课纲”完全是配合民进党“一边一国”论,将“台湾中国,一边一国”的观念成功地灌输给学生,形塑了今天台湾学生与青年的“天然独”,并且成功地转移学生对日本殖民统治的恶感,朝向接受亲日的“皇民史观”。 ■蔡英文比李登辉、陈水扁更险恶,“106课纲”欲直接“消灭”中国史 相较于蔡英文,李登辉、陈水扁在“独”的道路上似乎还有所顾忌,蔡英文则在“台独教育”和“去中国化”问题上胆子更大,步子迈得更快。 徐泓说,2016年台湾地区选举,蔡英文及民进党大获全胜,实现首次全面执政。蔡英文虽信誓旦旦要“维持现状”,但实际上,却快速进行“去中国化”的“教育台独”、“文化台独”。蔡英文2016年5月20日一上台,便宣布要废除微调课纲。10天后的5月31日,台“教育部”正式废止2014年马英九当局通过的高中社会及国文课微调课纲。开始着手修订新课纲,除一反“微调课纲”的“微调”外,还强调废除朝代编年史,改以主题方式呈现,并将中国史放在东亚史的脉络讲述。这就是“106课纲”。 徐泓说,按照该课纲,从今年9月起,台湾初高中的台湾史独立成一册,而中国史则纳入东亚史中,明确宣示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,而是和日、韩、琉球一样为东亚文化圈中的一个独立的国家。和杜正胜下台前努力推动的废除“中国图书分类法”类似,是要让台湾从图书分类中国项下独立出来一样的意识形态。 “表面上,把中国史放入东亚史和世界史脉络中讲,让人觉得有全球化视野,实际上却能达到‘消灭’中国史的目的。”徐泓说,该课纲一实行,从此以后在台湾,中国史变成“外国史”,台湾史成为“本国史”,加上美化被日本殖民历史的“皇民史观”,更可以加重日本在东亚史上的地位与分量,拉近台日间的纽带,相对淡化台湾与闽南及客家的中国大陆“两岸一家亲”关系,使年轻学子彻底摆脱“中国情结”,做一个独立于中国之外,却亲近“大日本帝国”的新台湾人。 (图源:中时电子报) ■广召同志,充实认同中华文化论述破解“台独教育” 谈到台湾今天出现如此严重的历史教育错乱,徐泓在谴责李登辉、陈水扁、蔡英文等人数典忘祖之外,也对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给予批驳。 徐泓说,2008年,台湾大部分民众唾弃陈水扁及其所属民进党的气氛高涨,马英九以压倒性多数当选领导人,民气可用之际,正是拨乱反正的好时机。当时有几位大学师生代表面见马英九,要求尽速修改“98课纲”,翻转走向“独台”、“台独”和“皇民史观”的历史教育。无奈马英九只想讨好和争取那34%没投他票的绿营选民,完全不采纳建议,反而用“深绿”的郑瑞城为教育部门负责人,公告了陈水扁时代的“98课纲”,即2009年要采用的课纲,引发学界与社会舆论激烈不满与批评,“98课纲”的实施才因此搁置一年。 “此期间,‘教育部’组成新的课纲小组,但成员多数仍为扁时代原班人马。”徐泓表示,当2012年马英九连任时才惊觉事态严重,开始着手修订课纲。当年7月,邱毅在中国国民党中常会上建议应该删除高中历史教科书中“皇民化”、“台独化”等不宜的内容,台湾史与中国史应合并称为“本国史”,获马英九认同,认为这是符合“宪法”。于是,“教育部”再度着手修改课纲。但是,此时课纲的修订,事实上已经无济于事。再后来,虽然马当局对课纲做了小范围微调,也最终在蔡英文主导的“独派”和“太阳花”运动抗议声中妥协。 “今天岛内形势,政治上绿营完全执政,历史课纲及课本编写,也掌控在绿营学者手中,尤其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,在学生与年轻人中,‘独台’和‘台独’已占主导地位。要想拨乱反正,难如登天。”对于“台独”课纲的翻转,徐泓持悲观态度。不过,他说,孔夫子训勉我们:知其不可而为之。 “我们可以从两方面努力,一为充实论述力量,二为广召同志。诚如新竹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张元所说,历史教学就是要培养学生对学习历史的核心能力,以学生为本位,从学生的学习角度来思考。台湾史切近我们,当然要注重台湾史,独立成册,又何妨?只是我们以台湾史为乡土史,‘绿营’以台湾史为台湾民族国家史。能有此觉悟者,可为同志;无此觉悟者,何尝不能争取为同志?”徐泓说,蔡英文主导的“106课纲”,把中国史纳入东亚史和世界史脉络中讲,注意不同时代,我国与东亚邻邦的交流关系,本是扩大视野的好事。虽然有把中国史消失在东亚世界的危险,但若我们展开地图,纵览史事,至少在甲午战争前,中国是东亚世界的独强,政治、军事如此,举凡文字、文学、史学、经学、艺术等更是如此,“台湾大学历史系高明士教授到日本留学,引进西屿定生‘东亚文化圈’论,在传统的东亚文化圈中,以中国为中心,琉球、日本、安南、朝鲜半岛都同中国以“册封体制”为原则保持着交往,而汉字、儒家经典、律令典章制度构成这个文化圈的主要支柱。” 徐泓说,“反中”的台湾史学界成员为助蔡英文政府搞“去中国化”培养“天然独”的历史课纲,将此一“东亚文化圈”进一步发展成以“东亚史”,以取代“中国史”,把“中国史”变成“外国史”,但他们终会发现,这非但无法否定中国在东亚历史上的主导地位,而且更无法否定台湾人与文化的中国性和中国成分,“以灿烂深厚悠久文化为内容的中国历史,不是一时掌权的政客可以主导和玩弄的,更不是少数醉心政治的史学工作者和趋炎附势之徒可以篡改的。” 徐泓说,如今蔡英文推动“教育台独”的历史课纲,虽对历史教学的发展设下局限,但徒法不足以自行;课纲的实践,编写课本与教材,课堂讲授,还得靠人。何况新课纲中还有些功能性改革可供运用!“最近,嘉义大学应用历史学系教授吴昆财等学者和中学教师组成的‘高中历史教育新三自运动协会’,推动历史教育‘自己救、自己写、自己教’。只要我们不弃,继续坚持自己的理想,一样可在‘反中’、‘台独’气氛弥漫的环境中,传播中华历史优良传统。阻止不了蔡英文推行‘台独教育’,但我们可以破解它。”(记者 高杨) 原标题:蔡英文推“台独教育”:阻止不了,但可破解 责编:赵宽